移动版

涉嫌信披违规、高管集体出走 内忧外患下的*ST群兴或陷入退市边缘

发布时间:2020-07-02 20:56    来源媒体: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涉嫌信披违规、高管集体出走 内忧外患下的*ST群兴(002575)或陷入退市边缘

7月2日,*ST群兴发布关于立案调查事项进展公告称,目前中国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实际上,自4月份曝出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以来,*ST群兴就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2019年年报也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加之公司业绩亏损持续扩大、高管纷纷离职,内忧外患的*ST群兴已陷入退市边缘。

对于公司将如何应对困境,《证券日报》记者向*ST群兴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没有回复。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的自救之路也许将会困难重重。“审核报告无法出具意见,内控存在重大缺陷,光这几个问题标签就足以让公司丧失在资本市场的信誉。这将会影响公司之后的重组、融资等方方面面,尤其是那种需要监管机构审核的重大资产重组和定增等,估计很难过关。对于目前主业还需孵化的*ST群兴来说,未来可能进一步陷入恶性循环。”

年报被“无法表示意见”

6月2日,*ST群兴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规,根据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如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属于规定中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目前,虽然尚无最终定论,但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实践中,证监会立案意味着十有八九会作出行政处罚,调查周期通常需要几个月或一年左右。”厉健律师进一步表示,“在证监会立案公告发布后,我们开展*ST群兴投资者索赔预登记,暂定:在2019年6月1日至2020年4月20日间买卖过该股票,并在2020年4月21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预登记。证监会正式处罚后,投资者方可正式起诉索赔。”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涉嫌信披违法违规导致退市的风险,*ST群兴在6月22日晚间也公告称,由于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被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大华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相关规定,公司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简称由“ST群兴”变更为“*ST群兴”。

对于公司因涉嫌多项违规行为分别触及退市风险警示,厉健律师也表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交易规则》、《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相关规定,是否退市、何时退市主要取决于证监会调查结果和深交所认定。”

值得一提的是,*ST群兴两次触及退市风险警示都与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有关。大华事务所在相关专项说明中指出,群兴玩具实际控制人王叁寿先生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致使公司在大额资金使用、对外投资活动、日常经营活动等方面因未能正确识别出与相关公司的关联方关系而存在未履行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程序的情形,而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问题的发生。

业绩亏损扩大高管“批量”离职

除了“外患”,*ST群兴也面临着内忧。2019年底,从王叁寿接手公司至今,*ST群兴的科创转型之路,仍未见成效。

据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净利润再度亏损1.8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则进一步扩大。此外,*ST群兴的主业已经变成咨询服务,公司在年报中表示主业正通过投资孵化与并购扩张的方式全力拓展。

在主业不振,转型前景未明的情况下,公司高管还纷纷出走。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2020年4月至6月,共有7名高管辞职,包括法务总监、财务总监、证券事务代表以及监事会主席等。其中,*ST群兴的财务总监一职更是在短时间内经历了两次人事变动。

早在2019年6月,原财务总监朱小艳因公司控股权变更,申请辞职,2020年1月,刚刚上任半年的财务总监张瑜就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职务。目前,正由公司董事长范晓东代为履行财务总监职责。

“那么多高管集体离职肯定是不正常的,这可能正是其内部公司治理、业务发展等各方面问题的一种综合再现。”对于*ST群兴高管辞职的情况,况玉清对《证券日报》记者进一步分析称,“董事长兼财务总监,也可能造成一定风险。如果再有什么资金挪用,理论上只会更加方便。”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